长信基金安昀:寻风中的“飞鸟”
来源:上海证券报 时间:2014-03-03

    2007到2008年,在那个牛熊转换、股市跌宕起伏的岁月,他是新财富最佳策略分析师。
    此后,转战长信基金,开始“真枪实弹”在投资“战场”上打拼,2011年管理长信内需成长至今,无论短期还是中长期业绩都表现亮眼。
    据显示,截至2月26日,该基金今年以来收益率达21.50%,在364只股票型基金中位列第3名;近一年和近两年的总回报更是分别达55.97%和81.26%,排名位列同类产品第11位和第3位,始终稳定在行业前列,表现远超业绩基准。
    如今,他已经是长信基金的研究总监,如何带领研究团队获取超额收益,成为安昀思考的新命题。
    基于基本面的深度研究,是他希望打造的研究“基因”。在安昀眼中,市场变化很快,面对种种诱惑,必须要有坚持的东西。而基于基本面的深度研究,在中长期可以战胜市场,战胜竞争对手。
    借用很流行的一句话:“离‘拼天赋’的时间还很远。”安昀说,做投研,大家的智商差不多,所以需要拼勤奋,只有花的时间比别人多,才会有比别人更深的深度,才能看得远、挖的深、买的重,获取超越平均的收益。
    打造研究的优秀基因
    当很多人在谈论卖方研究产能过剩时,安昀却认为,其实是不足的。
    今年以来市场继续演绎结构性牛市行情,“当行情很火的时候,很多研究报告根本没有体现出研究的深度。”
    安昀回忆道,2004、2005年那会儿市场行情清淡,但研究报告确实是很有深度,如今都在谈概念、讲故事,一些研究报告甚至仅仅是信息的归集,而缺乏逻辑判断。
    聊起卖方的大牌研究员,安昀算了一笔账,其实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做研究。“比如有70家基金公司,每个公司有3个很重要的人物,其中包括投资总监、研究总监再加一个基金经理或者对口的研究员,如果至少每个月打一次电话,那么每个月需要打210通电话,工作日22天,每天10个电话,这样算下来,还有多少时间做研究?”
    比起卖方研究员,买方研究员则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踏实的进行研究,而这一优势在安昀看来,正是为获取超额收益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。
   “我们必须正视一个问题,资产管理行业的‘马太效应’越发凸显,在投研上也是如此。”安昀坦言,比如大的基金公司佣金多,研究部对于卖方的话语权强,无论是对卖方的大牌研究员还是上市公司,都有信息上的优势,这样能够促进业绩的提升,形成正循环。
    但对于中小公司而言,则是“马太效应”受损的一方,如何破除?安昀给出了四个字,守正出奇。守正,就是做正确的事情,走在正确的道路上,立足于基本面进行深度研究;出奇,就是寻找合适的机会,超越对手。
   “只有进行深入的研究后,才能确保看得准,才敢下重手买,也才有不惧市场波动的长期持有。”
    在各类资金追捧主题投资的市场中,行情往往“走得很急”,而在安昀看来,一个公司基本面转好或者转差,绝对不是一、两个星期的事情。“如果一个公司还没有来得及买,行情在一、两个星期就结束了,那绝对不是我们追求的公司。”
    如何打造深度研究的“基因”,安昀说,希望能够从顶层设计开始,贯彻到所有的环节,包括招聘、考核机制以及新陈代谢等。“市场中各种流派很多,变化很快,诱惑也很多,我们必须要有坚持的东西。将这种优秀的基因坚持下去,才能保证我们在中长期可以战胜市场,战胜竞争对手。”
    在安昀眼中,研究部的管理工作,应该像一个“生态系统”,看起来很松散,但适者生存的淘汰机制,在本质上是很残酷的。安昀说,研究部本身是一个智力型机构,研究员都是高智商,靠观点、想法获取价值,其职业路径也十分清晰,所以不需要太多的管理,只需要做好两件事情:制定一套完善的规则,然后严格执行。
    寻找风中的“飞鸟”
    台风来了,猪都会飞。
    今年资本市场讲述了各种故事,上市公司只要沾上一些热度高的概念,就遭遇爆炒,这就是所谓的猪都会飞。
    而安昀的目标,不在于“听风”,不在于预测方向,而是在找“鸟”。在他看来,真正具备业绩支撑的成长股,不管风来不来,都会飞,只是当风来的时候,会飞得更高。
    坚守成长股投资,注定了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在经历了市场的磨砺后,安昀有了自己的投资原则,第一,不参与风格转换,行业轮动;其二,不做主题投资。
    主题投资有时候就像是“飞猪”,当起风的时候,甚至会比“鸟”还飞得高,但是没有风的时候,就是“裸泳”的问题。
    当前主题投资炒作过热,安昀认为,市场是有局部泡沫的,不过资本市场也是有效的,用泡沫的形式为投资者指出了未来的方向。
    但资本市场的表现往往很“急躁”,只要是“沾边”公司就会一起涨,但最终胜出了只是极少数,真正的成长股也是极少数,所以多数投资者会发现,最终持有的很可能是一个“输家”,而不是“赢家”。
    不过,安昀认为,成长股虽然有局部泡沫,但依旧还有上行的空间,其逻辑在于,在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,市场对于转型有很高的预期。
   “从一些细分行业的龙头企业来看,的确有持续的业绩支撑,行业的空间也很大,未来有可能成长为大公司。”从市场结构来看,安昀认为,基金的小型化也成为成长股受追捧的一大原因,由于基金小型化,“试错”成本较低。此外,从投资者风险偏好而言,市场对于高风险品种的偏好,与市场对于整体利率抬升是有很大关系的。
    而更为重要的是,安昀认为,对今年的流动性并不悲观。
   “中国目前的问题是去杠杆,而在去杠杆的过程中,一定是需要维持流动性的偏宽松状态,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美联储在去杠杆的过程,把利率压得很低。在债务很高的情况下,高利率会引发硬着陆的风险。此外,目前中国处于利率市场化初期,利率中枢往上走,由于中国金融抑制较强,在利率价格重新发现的过程中,利率中枢往上抬升很明显,在这种情况下,更加不能收缩流动性,所以目前对于市场的流动性并不悲观。”
    对于成长股投资,安昀认为,相比估值而言,最重要的还是考虑成长性,成长性要符合逻辑。“考虑PE是不靠谱的,比如谷歌刚上市的时候,PE是极其高的,而现在来看当时的估值就显得很便宜。”
    在其看来,成长股估值主要从市值的角度去考虑,最好是在一家公司市值还比较小的时候买入,真正的成长股都是在成长初期估值比较高,随着盈利的增长,PE逐步下降。
    对于后市的投资布局,安昀尤其看好医疗行业。事实上,基于对经济增速下滑的担忧,自去年下半年,安昀所管理的长信内需成长就全面转向防御,大量配置了具备成长性的医药股。
    安昀认为,医疗服务是增量改革的思路。公立医院是改革最难啃的骨头之一,而且医院事关重大非常敏感。借鉴历史上看,增量改革的思路被采纳的可能性较高,即在公立体制之外先把民营医院培养起来,再倒逼公立医院改革,台湾就是一个很好的先例。
    但是由于医院是一个极其依赖品质和品牌的业务,所以先期已经积累起一定名望的民营医院是有很大优势的。至于那些刚刚或即将踏入医院市场竞争的企业,由于各路资本的竞争,还需要观察,但这一块具备很大的市场空间。



上一篇:长信基金毛楠:中长期仍谨慎乐观
下一篇:市场正常调整 不必过分悲观  
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